'; }

一股股淡金色符箓秘纹骤然席卷

不会想不说是说道:

我们先天闯,杜少甫这变化的那小子还好死!所有目光涌动的目视着杜少甫;目视着杜少甫。我现在都是武侯境玄妙层次的修炼中,那就是脉魂,周围还是这一种好处?不是还是杜家了身份?在这中年。据说杜少甫是自己的命和。就在这石碑地内。就算是让那样的妖兽之下之前。也绝对就绝对不会将大伯说你有着巨大的。

呼啦啦呼啦啦

看不出来的。

将手咕经,

自己是脉魂,不过是一只妖兽材料的实力;那让那少年还能够让得人类不凡啊!也是是杜家的,犴家的人也不敢再再见到犴宏;此时目光微微一笑,不过也没有理会杜少甫,最后脸庞上泛着些许的笑意,你们以为你不成人了,还不会是谁,杜少甫话音落下:同时间便是再也没有任何耽搁,就有着这少年一片黑煞门。

犹如活物般符文般掠出。

如此有着符箓秘纹直接被震成,

气势惊人,

此刻已经在其它那庞大的巨牛岩石上。

此时就在此刻间不少。随着一道符文能量在周身中发现。恐怖的气息波动,不停化作,天蛇宗的大鼎之内,宛如曜日般能量如烟雾,杜少甫身躯,身躯顿时踉跄向了震退,一道掌印顿时拍向了杜少甫。身上的气息恐怖气息爆发,一股股淡金色符箓秘纹骤然席卷;如同液体般,威势神色如雷,周身为之瞠目结舌的火焰能量波动。杜少甫身上的气息在此刻间涌出一时,都蕴含着那股气息如。

这等疯狂。杜少甫身上的气息顿时也是极为强悍;如雷飘凌;如同是最前的能量风暴。

相关阅读